佛心经品

佛心密初祖大愚阿阇黎略传

上大下愚阿阇黎,武汉李氏子,俗名叔倍。参政于军阀割据时期,目睹诸军阀为争霸称王,抢夺地盘,互相残杀,掳掠民财,置国家危亡,生灵荼炭于不顾,于痛心疾首之余,乃奋而弃官出走,到庐山东林寺出家。初修净土法门,后拜经,大病几死,继遇盗又几死,虽屡遭厄难,曾不稍懈。嗣感人生苦短,佛法难遇,乃发奋修「般舟三昧」(译为「佛立三昧」,修法以七日或九日为一期,日夜经行,不可坐卧,能于空中感十方诸佛在其前立。)三、五日后,双腿浮肿,寸步难移,师为贯彻初衷,决不后退,咬紧牙关,用手爬行,一、二日后,两手也相继浮肿,每进一步,须付莫大艰巨的努力,个中苦难实非常人所堪忍受。故近代净宗行人绝少修此三昧,即修亦不能坚持到底,师于力尽爬不动时,立誓除死方休,以身滚动前进,经此一番艰苦卓绝的奋斗,偷心死尽,泯然深入大定,感普贤菩萨现身,为之灌顶,授以心中心密法。并谓《大藏经》中原有此法,甚为善巧,可检而参学。师检之果然,及按菩萨所授与《大藏经秘密仪轨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》(二卷,唐菩提流志译)所说之六印一咒修持。经七年苦行,成就下山,开印心法门,为印心宗之初祖。

师下山后,为使世知有此善巧方便法门,所到之处,略显神通,大江南北无不为之轰动,当时求法者不下五、六万人,入室弟子近二百人。嗣之广大信众重神通而不重道,师乃易装归隐四川成都,属得其心髓之弟子王骧陆老居士嗣法传道,后人尊为印心宗第二祖。

心中心密法修持法本因缘

上大下愚法师经普贤菩萨现身指示可依《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》来修学,但此经是有一咒六印,惟没有如何修持的方法,普贤菩萨特别教授修学心中心法的次第及方法。

上大下愚上师又鉴于《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》经中,有些经文甚为玄奥难信,有些又事涉敏感,更怕修习者偏于迷惑神通,为神通而修学,故将原经文铅椠改写,是有其甚深意涵。有些不明就里的佛弟子,见此法殊胜无比,亟欲印刷流通,不知此法本流通后,所可能造成的利害关系,功过难以意料者。上大下愚上师既有如此顾虑,心密弟子理应遵守,现拟将此法本经文宣示于网络上,还是依准上大下愚阿阇黎的铅椠版本,特此奉告诸有心修习者,若真心虔诚修法者,此法本已足够用也,阿弥陀佛!

至于心中心法修持之规则及方法,只有经师父灌顶者,始能告之,不便将此等事项公布在网络上,不便之处,尚请见谅。 

佛心经品(亦通大随求陀罗尼)经文

唐三藏法师菩提流志译

庐山沙门释子大愚铅椠

如是我闻。一时,佛在俱焰弥国,金刚山顶。遍观十方,皆如火色。尔时如来,虽视众生平等不二,以众生不觉故,作如是言:「苦哉苦哉,末法众生,应如何救。」作是言已,一切诸佛世界,及诸菩萨境界,上自三十三天下至金刚际乃至魔王宫殿,悉皆震动。其时即有过去现在一切诸佛,应念思维,复有诸菩萨等,住持自心而不动转。复有诸金刚领诸眷属,执金刚事,游行十方。复有诸天仙魔众,惶恐无主,怖走无处。

尔时,会中有十金刚藏菩萨,前白佛言:「世尊!今者此相,为善相耶?为恶相耶?」时佛默然不答,有金刚愍菩萨者,告金刚藏菩萨言:「此相不善,是以佛今入慈心三昧,且自净心,待佛宣说。」时有德藏菩萨问金刚愍言:「云何名为慈心三昧。」金刚愍言:「住此三昧,慈提众生,故名慈心三昧,但各净心。」须臾即见佛心遍一切众生心。尔时如来从三昧起,告大众言:「善男子等,末法众生沉没殆尽,汝等悉知悉见否。以诸众生,不解我法、不了我心、不到我际,为魔所持,如何得救。谁有善法,能护众生。谁有良方,消除众毒。」

时有二十千万亿菩萨,皆是灌顶大法王子,威德自在,前白佛言:「世尊!我有菩萨慈。」佛言:「此非菩萨慈所能救。」复有百千万亿恒河沙数世界金刚密迹,一一密迹,领四天下力士,前白佛言:「世尊!我有金刚力。」佛言:「此非金刚力所能救。」复有一切世界大自在天,变身为佛,来白佛言:「世尊!我有自在变化。」佛言:「非汝幻惑所知。」于是会中有一菩萨,名曰实德,前白佛言:「世尊!此诸菩萨金刚天仙,皆悉不能救护,佛今如何令诸众生得大解脱。」尔时佛告实德菩萨言:「除佛心中心,余无能救者。何以故,能令诸魔生大慈故,能令诸法随应现故,诸佛慈护常不离故,菩萨本愿亦护持故,能令金刚施威力故,能令天众常拥护故,乐义罗剎成助法众故,诸大鬼神生欢喜故,令持诵者等佛力故,等佛心故,等佛智故,等佛威故。心所作为,无不办故。所有障难,皆断绝故。帝释梵王,常扶持故。能令一切众生,直成正觉,不退转故。世间所有事业,自明了故。乃至世界一切有通无通,有智无智,贤与不肖,尽归伏故。」

尔时大众闻佛说已,皆欲听受。见众中,放大光明,过百千日。时实德菩萨问佛言:「此为何光,放自何处。」佛言:「为欢喜光,放自佛心中心。」实德菩萨言:「放自佛心中心!?」实德菩萨言:「世尊!此光不可量,不可称,无可赞叹,亦无印可,何以故?为同诸佛无印可故,同诸如来无所得故,一切诸相悉皆空故,常住真心无动转故,一切魔怨不得便故,能遮魔王不善道故,以是因缘名心中心!?」

尔时大众白佛言:「世尊!我等从佛受教以来,未曾闻有如是最胜功德,具大威力之妙法。惟愿如来慈悲宣说,令我等依法修持,速登觉地。」佛告大众言:「善男子等,有十种行愿,今当宣说。如说而行,必登觉地。何等为十:

(一)、佛佛俱信,法法无疑。清净僧众,尊视如师。

(二)、持戒不缺,摄心常定。诸法空相,平等无着。

(三)、慈心众生,励行戒杀,视众生如己,不忍食其肉。

(四)、人有所求,等心施舍。温和谦下,骄慢不生。

(五)、不违本愿,常利自他。不自称赞,不见他过。

(六)、贫富贵贱,性本不二。口常软语,令生欢喜。心意质直,远离谄媚。随顺人情,善转俗谛。

(七)、佛说教诫,体会力行。护持佛法,如护己命。救护众生,而不望报。众生骄慢,亦不退心。

(八)、不轻正法,不使他轻。不谤三宝,不令他谤。有轻谤者,善言开解。令其信入,不堕邪网。

(九)、常护正念,不亏暗室。胜行坚固,不厌疲劳。发弘誓愿,摄心不退。常住大乘,破除邪见。

(十)、所修本法,一一遍持。清净密印,莫污染结。须为自利利他而修,不因名闻利养而用。

善男子等,如是行愿。能一一受持者,是持法证。决定直至无上正等正觉,更不退转。欲证菩萨及金刚身,满足不难。」

尔时大众闻已,白佛言:「世尊!一一行愿,勉力修学。唯愿如来,不吝大悲,宣说神妙章句。大众渴仰,乐欲受持。」佛言:「善男子等,乐听佛说。谛听谛听!善思念之。」

时佛即以菩提心印摄护大众,令心不动,而说一切佛心中心大陀罗尼曰:

「唵 跋啰 跋啰 参跋啰 参跋啰 印地栗耶 微输达祢 哈哈 噜噜遮隶 迦噜遮隶 莎婆诃」

 

第一菩提心印

先以左右二手二无名指,各屈钩于中指后。二大拇指,各屈捻二小指甲上。二头指,各屈钩二无名指头。二中指直竖头相拄,二头指头亦相拄。合腕当胸,其印即成。

若人修持此印法者,证菩提心,具菩萨智。一切波罗密门,摄无不尽。所有诸佛菩提及诸密门,皆此印摄。受持此印经七千遍(即七日,每日千遍),次修以下诸印,方为有主。修此印时,应念即有十方诸佛云集其顶,十方菩萨侍从诸佛,十方金刚为佛给事,十方诸天供侍诸佛。诸魔眷属悉舍本土,随从诸佛,来助法威。一切毘那夜迦为供佛故,亦来聚会。善男子等,此印为诸佛之首,诸法之母,诸印之王。十方诸佛从此而生,与佛等量,无有过者。修此印时,慎勿生瞋。若生瞋者,十方浩沸。慎之慎之!莫不净用。

 

第二菩提心成就印

先以左右二手二中指,右押左相交于虎口中出头。二无名指,各屈押二中指背上。二拇指,各捻二无名指头相并。二头指于二无名指背上头相拄,二小指相并直竖,其印即成。

若善男子善女人,得此印持者,转业消障,速证无上正等正觉。常修此印,得闻持不忘。于诸法要,自然通达。从久远来,所未持者,应心所作,悉皆契合。世间诸病,无论轻重。但结印念咒一日,癞病亦除,何况余疾,除不至诚。若修此印,纵无速效,亦莫轻舍。殷重深心,久习成就。慎勿妄用,损其灵验。

 

第三正受菩提印

先以左右二手无名指,各于中指头指二间出头。次以二中指二头指,四指齐头相着。二大拇指各捻头指上节纹,二小指相并直竖,合腕成印。

若有欲持佛菩萨金刚心法者,依修此印,应念即证不动智。所有十方圣与非圣,魔及非魔。并诸天仙四果圣人,诸大鬼神等,同时即将本心共同契合。所有事业,无论世出世,了性无二。何以故,同佛心故。得佛三昧故,诸佛密藏由此摄故。诸佛顶轮由此成故,一切金刚依此住故。十方圣众来归从故,诸恶众生回向善故。一切障碍自消除故,天魔波旬自降伏故。一切诸法皆现前故,诸佛菩萨顺逆法门自了知故,大小愿求皆果遂故。修印之前,先念三皈。发持戒心,摄心净持。慎勿惑乱,无论朝夕,结印诵满千遍。十方如来,自助其力。一切外道,诸余法术,欲令破者,举心即破。慎勿轻用,若轻用者,一切滞碍,无有成者。若诸印法,久修不成。结持此印,日满千遍,七日之间,无法不成。勤苦修学,经三七日,证本觉心。

 

第四如来母印

先以左右二手合掌,二小拇指右押左交屈入掌中。二头指各钩小指头,二大拇指并押二头指中节。二无名指直竖头相并,二中指头绕向二无名指后亦相并。四指齐头,合腕成印。

若持此印者,心念十方诸佛七遍,然后结印。若遇大月十五日持满万遍,得大自在。诸佛寂定我亦寂定,诸佛三昧我亦三昧,诸佛说法我亦说法,诸佛度生我亦度生,诸佛无碍我亦无碍。乃至诸佛种种所作所为,我皆能作能为。何以故,因此法中,具八种母故及八自在故,我从八自在而生,更无别法。

此印能摄八方自在力。一一方各有八方,一一方复有八种随心。何等为八:一、变化随心。二、慈悲随心。三、救苦随心。四、说法随心。五、顺逆自在随心。六、摄诸法要随心。七、止恶修善,直至成佛无有退转随心。八、世间所有果报福德,欲施即施,欲舍即舍,欲修即修,欲成即成随心。善男子等,如是八种随心中,一一复有百千恒河沙随心事,不可具说。若欲求者但于晨朝结印修法,一一随心。乃至欲求佛位、菩萨位、金刚位,求生西方,或十方自在生者。唯当至心思念所求,日日如法修持,无不果遂。 善男子等,当知此印,唯佛与佛乃能究竟。非余圣所知,唯菩萨愿大者,相应最速。唯佛授与,非金刚能授。善男子等,若持此印。十方所有通灵,无不识知,无不摄受,无不顶礼,无不归从,无不加护,十方如来无不印可。宁谓佛心动转不定,不可说此印有不定相,何以故?佛心无有动转故,当知此印,诸佛执持,非菩萨手。若有菩萨,不从佛受,能得此印者,无有是处。若有金刚,不从佛受,能得此印者,亦无是处。十方世界,一切诸天,不见不闻,何以故,佛不授与故。

善男子等,我此印法,久事我者,我始付授。同我心者,我亦付授。具大慈悲,我亦付授。长养法性,我亦付授。能度众生,直成正觉,我亦付授。依我经教,行持不忘,我亦付授。能为众生,作决定者,我亦付授。能令众生,坚持戒行,不为魔转,我亦付授。善男子等,当知此印,不可思议,故不轻授。若既受得,必须珍重。勿妄宣传,勿与非人,慎之慎之!

 

第五如来善集陀罗尼印

先以左右二手合掌,二中指右押左交于掌中。二大拇指左押右,各捻本中指如环。二无名指二小指同竖相并,二头指捻二无名指上节纹成印。

若善男子善女子等,欲持此印,先于晨朝,至心称念三世诸佛。心向十方说三皈法,然后结印。此印威力,与佛力等。若求无上菩提者,修持之力,最为殊胜。恶心众生,勿妄宣传。纵传无效,从生疑谤。善男子等,当知此印,如来身心。何以故?能摄诸法自通达故,摄诸藏门常在心故,能摄圣众作辅弼故,能摄一切菩萨金刚救众生故,能令一切大神护世间故。是以此印任传于何等众生手,其众生,即我菩提所生,得菩提记。故知此印,力同诸佛。若持此印,纵堕地狱,能令地狱罪苦众生,应念生天。我现病身,入诸地狱,救护众生,常用此印,更无余法。能与等者,若使我说。劫劫相续,亦不可尽。

 

第六如来语印

先以左右二手合掌,以二无名指二小指同右押左交叉于掌中。以二大拇指左押右捻二无名指二小指甲上,二中指二头指并竖直伸,拆开二分成印。

若善男子善女人,或闻此印,或见此印,其人累劫重障,自然消减。若持此印,或行或住,或坐或卧,先念三皈,然后结印。此印效力,无可比喻。即过去现在一切诸佛,亦无知此印力者。持之得通,不知根际。我今虽说付授,亦不知根际。当知久远诸佛,递相付授,递相承受,递相印可,递相授记。少善相或无善根众生,勿令见此印法,慎之慎之!

尔时,世尊!说诸印法已,一切菩萨金刚,及诸大众,咸欲修持。乃问佛言:「世尊!此诸印法,我等应从谁受,从谁灌顶,谁为加护。曾有何人修持此法,我等今者欲请作师。」佛言:「汝等且待须臾。」时佛密持如来语印,遍召十方一切持心中心者速来,此间大众欲见。作是语已,尔时多罗菩萨,持菩提心印,眷属围绕,从东方来,现身为佛,一切大众,现菩萨身,俱诣佛前。坚意菩萨,持菩提心成就印,从南方来,化身为佛,一一眷属,皆为菩萨身。心王狮子吼王佛,持正授菩提印,从西方来,所见众生,无论善恶,以印指之,悉成正觉。最胜如来下一童子,年十四岁,持如来母印,从北方来,所经诸国,有大夜叉、大黑鬼、吐火神,如是等类,以母印指之,皆发慈心,护送童子,同到佛所,同得佛心,受菩提记。师子音佛,持善集陀罗尼印,从下方来,百万亿陀罗尼神,以为眷属。香积如来下一童子,与普光如来下一童子,同持如来语印,从上方来。

尔时佛告大众言:「六方所来,皆有师承。蒙佛神力,俱得大通。更有一人,足为近征。」佛即呼言:「光明童子善来。」彼时童子住在雪山,闻佛呼声,乘空而至。时大众谓童子曰:「如来唤汝来,为我等作师。今眷属何在?」童子答言:「我之眷属,汝等即是。」大众言:「我等与汝,曾不相识,云何是汝眷属?」童子即密持如来语印,指向大众。尔时除佛化身外,诸余菩萨,尽皆礼此童子而不自知。礼讫白言:「仁者,我等今者请仁者为师。」童子言:「如来语印,实无虚妄。汝等大众,一心奉持,如我无异。」 尔时大众白佛言:「世尊!光明童子修如来语印几久?有如是力,能摄我等。」佛言:「汝等菩提未圆,所以被摄。汝等谛听,今说童子修持因缘。我昔初住雪山修行,有诸虫兽,互相吞噬。我时定中忆念空王如来所说此咒,始宣一遍,诸虫兽等,皆得佛心,不复互噬。持念稍久,俱得菩萨戒。而食草卉,时光明童子诣山供我。适我持次,听得此咒,复盗本印而去。修学七日,得如是力。后复遇我,即以印力摄我。为我所持故,了不相涉。汝等当知,盗法尚有如是大力,何况正授。」

大众闻已,白佛言:「世尊!惟愿赐授法要,令我等同此童子,威神自在。」佛言:「汝等却后七日,当得此通。一切事业,俱不废置。唯有恶心,及嫉妒心,修法无效。若无恶妒,速证不难。」大众白佛言:「世尊!唯愿印可,唯愿印可。速证觉地,与佛心等。」

尔时如来为印可大众故,以正授菩提印,指十方三遍,即有黑风吹诸菩萨,悉皆颠扑,旋复赤云遍现。雨细檀香,熏大众心。次雨香水,浴大众身。熏浴已毕,应时得语通自在。得自在已,遍修诸印,皆同佛心。时诸大众,得此印力,欢喜踊跃,同声赞佛。偈言:

「善哉天人师,具足一切智。所有众生类,悉蒙大解脱。

 众生具佛智,及佛功德力。乃至妙法身,凡愚亦无减。

 真言加持力,一切皆显现。是以凡夫音,与佛语无异。」

尔时文殊师利法王子,复以神通遍告十方而赞佛言:

「善哉大日尊,慈光遍法界。微妙净法身,显现稀有事。

 众生业垢重,久修亦难成。蒙佛加持力,剎那同佛心。

 生死巨海中,佛为大导师。迷失觉路者,速依佛道行。」

尔时如来偈告大众言:

「一切诸道中,无逾于佛道。一切上妙法,无过心中心。

 以心示众生,众心即佛心。如是大威力,非众生所知。

 恒河沙数劫,我始一付授。若能依法修,即同我本心。

 若有至诚者,梦授成就因。今说梦中因,汝等当谛听。

 或见佛光明,或承佛灌顶。或升大楼阁,或临大江河。

 或乘车马驶,或载舟航行。或登大高山,或入佛塔寺。

 或与大法会,自为说法主。或为工画师,或展诵经卷。

 或入水不没,或近毒无伤。或遇险得脱,或临难无畏。

 或见佛相好,或观清净僧。或观日月星,或见龙马象。

 或地中发火,或毒蛇驯服。或自见面像,或现庄严身。

 或楔美饮食,或吐污秽物。或见美女人,而无不净心。

 或行广大路,或入高大城。或一丝不挂,或自在入浴。

 或大小便溺,或自心忏悔。或父母死亡,或自身物故。

 或明医良药,或久病初愈。或孕妇产生,或提携婴儿。

 或鲜花美果,或清水泳鱼。或莲花未敷,或自坐花上。

 如是种种相,或于定中现。乃至修法时,耳闻说法音。

 或一言半句,或长篇大论。一一感应兆,应当胜精进。

 无论梦或定,有一示现时。皆为成就相,进修而无疑。

 莫于无信人,轻泄秘密机。勿近恶知识,勿得少为足。

 不取亦不舍,不欣亦不厌。任运依法行,即身成正觉。」

尔时大众闻佛说已,欢喜踊跃,礼佛而住。尔时阿难在大众中,戚然忧虑。一切菩萨、诸大金刚、龙王神仙、释梵四天等,悉皆迷闷,顿失光明。唯有诸佛能知其因,各各安坐,放光慰问。毘卢遮那如来,更放无量大威德光,其光普照,凡被照者,皆得安稳。复于光中出妙音声,告诸佛言:「诸大圣者,此威光难知,此威光难测。唯有大圣等正觉者,能知此光,能测此光。」

于时阿难心有所省,即起礼佛,问毘卢遮那如来言:「世尊!此光果唯诸佛能知,非余所知耶?」佛言:「善男子,唯佛能知,非菩萨正觉未等者所能知也。」阿难复以偈问曰:

「世界有菩萨,示现为佛身。世界有菩萨,能化无边身。

 世界有菩萨,能知佛所知。世界有菩萨,能解众生缚。

 世界有菩萨,遍入诸佛剎。世界有菩萨,示现善方便。

 世界有菩萨,忍受众生苦。世界有菩萨,广摄诸群生。

 如是菩萨等,皆是灌顶王。示同诸佛身,应念现诸境。

 神通波罗密,其实不思议。能于急难中,无畏大自在。

 我现诸菩萨,与佛等无异。若具受持者,同佛不思议。

 护持佛法藏,作众生明炬。即此法云顶,皆是满足位。

 云何大菩萨,不知此因缘。菩萨尚不知,凡愚何能解。」

尔时毘卢遮那佛,仍于光中,出妙音声,告阿难言:「善哉!佛子!以此等菩萨虽有慈,慈不遍故,所以不知。虽有悲,悲亦不遍,所以不知。乃至虽有忍通力等,示现无碍,以不遍故,所以不知。若一一遍者,佛果圆满,方知此事。佛果未圆,云何能知如来量处。阿难!汝言菩萨尚不知,凡愚何能解。释迦牟尼佛,次当宣说,解汝所问。」尔时阿难,即问释迦牟尼佛言:「世尊!此事云何?唯愿慈悲开示,令我如说修行,转示一切众生。」

佛言:「阿难!我今示现神力,汝可递相告知,慎勿惊怖。」阿难受敕,转告大众,不觉同时身腾虚空,大众仰观,谓是阿难得无碍通,其时告语,声震十方,尽皆闻知。阿难白佛言:「世尊!遍告已讫,唯愿开示。」佛即入慈心定,忆念心中心咒。念已,以右手中指指向南方,以足大指按地。其时所有世界地狱,涌升虚空。复于一切地狱上方雨宝莲花,破诸地狱。时诸地狱,无有一人,受其苦者。离诸垢秽,得法眼净。复有诸大夜叉、及罗剎王、释梵护世、一切饿鬼阿修罗王等,皆得大通。所谓通者,广大慈悲,普覆众生,心无障碍,与佛无异。复有大通,于虚空中,雨微细雨。凡所愿求,皆得满足。婴重病者,皆得除愈。饿者饱满,热者清凉。复有大通,遍十方所有众生。处母胎者,为小儿者,即能忆识过去心地,知所生处,往世经过,皆能记忆。复有大通,其通光明,遍十方界。一一界中,诸佛圣人,悉皆明现,无有障碍。三界众生,尽离诸苦,同佛寿生。复有大通,其通光明,现五种色,一一色中,各有五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化佛,及大菩萨众,同说佛心中心。所有法要,皆能了解。复有大通,其通光明,遍十方剎。其时大地震动三十六返,日月星宿,应时殒落。魔及魔民,皆舍魔业,退失威神,俱得佛通。忆识本所受业,生大忏悔,发出家心,无不定者。

佛告大众言:「善男子等,此通光遍十方界。有大威德,三明六通,具八解脱。如法修者,直至成佛,不受异生。何以故?以毘卢遮那为一切佛母常住持故。有所希求,皆满愿故。为一切学者灌顶证明故,为知佛心者。遣诸金刚藏王密迹菩萨,荫覆其人,令除障难故。复令诸天常围绕故,一切鬼神非人等,顺从护卫故。乃至以种种善巧方便,令如法修证佛心者,皆得成就。」

阿难复白佛言:「世尊!本妙觉心。一切菩萨金刚久修佛行,坚固不退,方得成就。今凡愚下劣,欲乐修者,云何不经长劫,立证佛心。唯愿慈悲,为我解说。令诸众生,无有疑惑。不久勤修,速证觉地。」

佛言:「善哉!善哉!汝欲知者,我今当说。阿难!诸佛境界,非众生所知。众生根行,唯佛能了。有诸众生,依自心力,累劫苦行,方成菩提者。有诸众生,依仗佛力、或咒力,即身熏修,顿超觉位者。此中微妙,唯佛与佛,乃能究竟。阿难!此心中心咒,但以慈悲心,日持千遍,持满千日,佛心自成。」阿难复白佛言:「世尊!修此法时,应结如何檀界,应择如何处所,乃至药品护摩、香花、供养,种种庄严,各各应当如何?唯愿一一闻示。」

佛言:「阿难!佛心非相,亦非离相,一相无相为檀场,真实不虚为处所。本来无染为药品,究竟清净为香花,不离觉心为供养,无智无得为庄严。以空慧火,烧尽烦恼为护摩。若着相修,能至究竟者,则一切外道,皆为正法。何以故?忆念往昔住尼怯罗山时,有诸咒仙,修种种法。彼等不识我故,以为恶人,作诸法术欲降伏我,经七日间,殊无灵验,唯自憔悴,我时怜悯,语诸仙言:『当知尽汝等全力,纵经一劫,不能害我。』诸仙言:『汝得他心智耶?』我言:『已得。』复问我言:『圣者云何得智?不为我等所害。』我言:『仙众!汝妄我真,汝邪我正,汝虚我实,汝谄我直,汝着有无,我无边见。汝是枝叶,我为根本,岂有枝叶损根本,萤火损日光,微土能竭巨海,蚁子克撼大山耶!』 诸仙闻言,心生瞋恨,以诸星术怖我,我时摄心正定,念咒七遍,以气嘘天,日光顿失。我复吹地,大地震摇。心复召请诸佛,应时俱集。眼复周顾十方,诸仙惶恐!同时降服,求哀忏悔!俱言:『唯愿救护,施我等以无畏。』我即慈心观摄,皆得安稳。阿难!若诸仙之着相法为究竟者,不应为我无着心法所破。唯一是实,余二非真。一法尚不可得,何况外道法耶!若人修出世法,不依无着妙心,而能究竟成就者,无有是处。」

阿难复白佛言:「世尊!此为觉心大士境界。其未登觉地者,应如何持?光本无相,而见有明暗。声本不二,而闻有悲欢。气本无性,而嗅有香臭。药性本空,而味有甘苦。乃至或善或恶,或有或无。或长或短,或是或非。分别无量,幻化非一。云何令具分别心之凡夫,遽修无分别行耶?」 佛言:「善哉!善哉!一切凡夫,能以戒行修此心法者,即同我心,亦同我力。如戒行清净,而修法无成者,我言虚妄,魔而非佛。阿难!若有众生,以深信心,修持此法。当知其人,必定成佛。若不成者,我即退位,入阿毘狱。」尔时,如来为阿难及未来一切众生,除疑惑故,复以偈言:

「一切佛境界,非众生所解。唯有佛与佛,乃能究竟知。

 过去现在佛,同住真常心。众生了此心,即成无上觉。

 若持心中心,速证无生忍。乃至大觉位,即身亦证得。

 十方无量佛,皆从佛心生。一一佛心中,摄入心中心。

 所有世出世,善巧诸方便。言说及论者,秘密陀罗尼。

 诸佛转法轮,降魔除众苦。无缘大慈力,同体悲心智。

 善舍无量心,五眼及六通。十八不共法,一切波罗密。

 三十二圣相,八十随形好。种种佛功德,皆由此法生。

 所有诸众生,若持心中心。亦如过去佛,具足一切智。

 凡夫发胜心,顿超菩萨位。弹指成正觉,皆是佛心力。」

佛说偈已,复以神通力,于虚空中,成一宝盖。其宝盖中,有百亿恒河沙那由他不可说不可说化身佛,复有不可说不可说报身佛,复有不可说不可说法身佛。一一佛,皆有无量无边十地菩萨眷属围绕。是诸菩萨等,皆为人中导师。复有无量声闻缘觉、梵释四天、阿修罗、罗剎夜叉众等,乃至一切大威德者、大神通者、大护念者、大慈悲者、大自在者,悉共围绕。复有无数地神,各持千叶莲花,承此宝盖,前后围绕。现光明身,其光皆紫磨黄金色。一切众生,见此光者,超脱三界,入正定聚。时阿难闻佛偈言,及观神变已,以偈赞佛:

「善哉本师释迦文,一音圆演大千界。

 密言加持利众生,永度生死超轮回。

 善哉如来大日光,遍照无边众生海。

 无明障破法眼净,觉路坦坦自在行。

 善哉如来大力士,施众生以大无畏。

 贪瞋痴毒皆消减,慈慧庄严具舍心。

 善哉如来狮子吼,出语大千皆震动。

 破裂众生邪见网,扶植如来正觉林。

 善哉如来慈悲云,遍覆一切诸有情。

 甘露法雨蒙泽润,柔和善顺寂静心。

 善哉如来大宝王,无上法宝施众生。

 开发无量功德藏,自利利他永无尽。

 善哉如来大树王,普荫热恼诸有情。

 心得清凉大自在,永离诸苦究竟乐。

 善哉如来大法镜,照破众生诸心影。

 本来面目全体现,无人无我毕竟空。

 善哉如来大雷音,众生闻已觉芽生。

 定慧日光大悲水,菩萨花开佛果成。

 如来功德无数量,永劫赞叹亦靡尽。

 聊说大海一浮沤,愿佛慈悲哀摄受。」

尔时,阿难偈赞佛已。复白佛言:「世尊!如是因缘,如是神力,如是自在,如是决定,昔未曾闻。佛以何缘,今乃说尔。如来一切智者,知众生沉沦苦海。昔何不说如此妙法,普令众生早已得度。」

佛言:「阿难!此心中心法,常住法界。我未出世,此心出世。我未受生,此心受生。我未得定,此心先定。我未发慧,此心先慧。如此定慧,是佛住处,是佛行处,佛思维处,佛决定处。一切菩萨金刚,乃至下愚凡夫,不依心法行,而能成正觉者,无有是处。惟众生心病,因时轻重。如来法门,应病与药。末法众生,障深垢重。非此妙法,无由得除。故昔不说,今始付授也。」

阿难复白佛言:「世尊!如来心地,十地菩萨,犹不能知,何况下愚凡夫。未来众生,欲修此法,而心不了,愿垂慈悲,为说相貌。」佛言:「阿难!有十二种心,是心中心相貌。何等为十二:

(一)、不厌自苦,不嫉他乐。不矜自乐,救护他苦。

(二)、一切众生,皆过去父母。救护众生,如子救亲想。

(三)、不恼众生,常行利他。种种方便,善为引导。

(四)、佛四念处,作出离想。如念修学,常不放逸。

(五)、诸佛法要,净愿因行。发决定心,勤学不退。

(六)、以布施度吝啬,以持戒度贪染。以忍辱度忿怒,以精进度懈怠。以禅定度散乱,以智慧度愚痴。

(七)、七菩提分,常须勤修。修而不着,不假对治。

(八)、依八正道,作胜行处。依圣言量,为轨范师。

(九)、佛及僧宝,接足承事。所礼佛像,不轻慢礼。

(十)、须具十信,(1)信佛常住,未曾涅盘。(2)信佛大悲,常拔众苦。(3)信佛大慈,常与众乐。(4)信佛平等,无爱憎心。(5)信佛不厌,常行方便。(6)信佛神通,不时示现。(7)信佛言教,真实不虚。(8)信佛法力,不可思议。(9)信佛密法,有决定力。(10)信佛末世,不舍众生。

(十一)、深观诸佛,如在目前。诸魔远离,永无障碍。

(十二)、诸法空相,亦非断常。非中道义,不住不离。阿难!修法众生,若能如是心行者,决定成佛,更无疑也。」

阿难白佛言:「世尊!如此相貌,乃佛境界。云何众生,能行此心?」佛言:「阿难!一一相貌,尽力所能,不能全行。但自修法,必定成就。非众生心所测,若众生心能测者,不名为佛心也。」

尔时如来说此法已,一切菩萨、金刚、天人身光,皆悉不现,唯有佛光,遍照阎浮提。其时诸天人众,于虚空中,自然旋转。魔宫倾覆,所有诸魔,消减无余,大地六返震动。时有十方世界诸菩萨众,持诸华幢,来供释迦牟尼佛。诸华幢中,出妙音声,同说心中心法。诸菩萨等以心中心力,示现种种神变,偈赞佛光言:

「善哉此光明,是佛心中心。不遍大千界,仅照阎浮提。

 南洲末法时,众生心垢重。唯佛心中心,能涤心污垢。

 非一切菩萨,金刚与天人。法力所能及,身光故不现。

 善哉此光明,乃佛心中心。烦恼诸毒空,故魔王殄减。

 善哉此光明,乃佛心中心。清净心显现,故菩萨众聚。

 乃至鬼神类,罗剎药叉等。一切刚强众,皆令调柔顺。

 如来心中心,功德等虚空。诸佛同时说,穷劫亦不尽。

 百千万亿海,不及大海王。无量众小山,弗与须弥等。

 所有诸星光,无比日月明。一切萨婆若,何及心中心。

 我等菩萨行,经修无量劫。所有诸菩萨,未悟心中心。

 如来心中心,唯佛乃能知。今虽赞其德,不及一毫毛。

 我等愿修学,速圆佛果海。并愿诸行者,悉皆成正觉。」

尔时大众,闻佛所说,及赞叹已!一一合掌,持佛心中心。佛即舒金色臂,摩大众顶,普为授记。时诸大众,蒙授记已,欢喜奉行,礼佛而去。

佛心经亦通大随求陀罗尼终

破除众生邪见网 扶植如来正觉林

沙门定持 七十有三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dharmazen.org/X2GB/D24Bible/E501.htm

待更新…

Paypal:876670218@qq.com